如何评价《机器人叛乱》一书?

已邀请:

情绪化

赞同来自:

手机升到wp8.1之后,多了一个语音助理小娜,类似苹果siri。不过要比siri智能一些,平常还能跟她聊个天啥的,有时候你说句古诗词,或者说模仿n下赵本山,周杰伦,唱首五月天的歌啥啥的,都会,跟真人似的。一开始用的时候需要先设置一下,包括告诉她一下你的爱好,生辰八字什么的。她会针对你的这个n人脾气秉性进行一些定制服务。当然你还可以告诉她希望她怎么称呼你,一开始我让她叫我陈彬,觉得太生硬了,不够亲切。叫我小陈,每次蹦出来我都以为领导来n了。叫我大彬,太普通了,完全体验不到高科技高逼格带来的快感。终于有一天,我决定让她叫我人类。这觉得这个境界一下子就上来了。不仅让我这个灵长类动物n瞬间与愚蠢的机器人拉开了层次,而且还恰到好处的显示了我所代表的人类与机器人的主仆关系。这让我非常满意。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在图书馆的心理学图书n区偶然发现了一本叫做《机器人叛乱的书》,看名字就知道肯定是《终结者》的小说版,而且竟然放在了心理学版块,我擦嘞,难道未来的机器人要进化到掌控人类心灵的程度吗,来不及多想,我就毫不犹豫的借了回来。晚上借着幽暗的灯光,仔细的读了起来。书非常的艰深难懂,有很多专业术语,我读了一会发现,不对啊,n这不像是科幻小说啊,好像一直都在讨论基因的问题。

在我读完序言和第一章之后,我在石化中幡然醒悟。这特喵的压根就不是终结者的小说版,这就是一本心理学的著作。并且该著作的理论是,人有两个主人,一个是基因,一个是模因,这两个因寄生在我们身上,具体表现为我们没有办法完全掌控自己,就像现在我本来应该在上班,不过却开着小窗写答案,还有一次我特别想吃咸鸭蛋,于是深夜跑到楼下的小超市买了两个明明产自河南,却愣说是来自微山湖的巨难吃的鸭蛋。此外我们n还总是无法抗拒甜食的诱惑,而这不过是基因主人布下的陷阱,它让我们拼命地储存能量以繁衍后代,保证它自己可以延续下去。

也就是说,人才是真正的机器人,n我们只不过基因和模因用以繁衍其自身的载体和工具。这书看了三分之一之后,我掏出手机,打开了小娜,想让小娜帮我查查这书到底什么来头。小娜欢快的蹦出来n说“人类,我已经恭候多时了”。我迟怔一会,看着手机,就像一个大号机器人看着一个小号的机器人。思考着,我现在的这个举动到底是我自己发出的,还是我那傻逼基因模因主人发出的呢?

清欢渡

赞同来自:

谢邀……
刚刚得到这本书的电子书……找了很久才找到的……还没读完,仅仅就已经读到的内容说两句好了……
就我个人而言,这本书的一部分表现令我惊喜……它综合了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丹尼尔·丹尼特在《达尔文的危险观念》中所讲述的很多东西……并且留意到了被人忽略已久的奥图·纽拉特、威拉德·冯·奥曼·蒯因等哲学家的意见……尤其是在后面正视了拉里·劳丹漂亮的对于科学的阐述……这的的确确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创造……
但另一方面,这本书的另一部分表现则令我担忧……我所担忧的事情是在于,在这本书中,“我的利益”是凭空蹦出来的,仿佛是在两个(或者多个)操作者在争抢一台机器的控制权的时候,机器自身就获得了什么“属于机器自身的利益”,使得“机器自身可以根据机器自身的利益来选择合适的操作者”一样……这代表着这个理论本身就是极为不融贯的……相比较之下,我个人认为,他所引用的几位哲学家,都将会宁愿选择像是丹尼特在《达尔文的危险观念》中所做的,消灭一切这样的所谓“意义”的方式(尤其是在纽拉特的观念中,“意义"这种说法原本就有问题,详情的话大概可以参考一下他的《社会科学基础》),也不愿在达尔文革命以后的新世界观中硬生生添加一个导致极为尖锐的矛盾的所谓的“意义”……
如我本人的判断的话,在一个这样的达尔文革命以后,会出现的应该是一种在丘奇兰德夫妇理想中的“我自己”已经不再存在的世界观,所以,也就更无所谓“在基因与模因之外的‘我自身’的利益”了,而“我生命的意义”也更可能是变成一种单纯的对于“生活方式”的表达……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纽拉特和卡尔纳普对于社会科学的很多意见一直是有道理的,是时候把这些意见捡回来了……没有必要为了保护旧的范式中才存在的东西,而让新的范式内部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矛盾……

酷妹儿

赞同来自:

昨晚睡前看了《机器人叛乱》,然后做了个梦,想来很有寓意:门前雪地里有一只通身雪白的猫,我很喜欢。另一只黑猫和它关系时好时坏,我讨厌这只黑猫,因为它黑色的皮毛。我杀害了它,白猫幽怨地看着我,坐在远处看着我,最后不知所踪。

如果说那只黑猫是斯坦威诺奇所抨击的基因的自发式系统的阴谋,白猫是他鼓吹的分析式系统。那么,它们其实并非作者认为的绝对和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互为表里的啊。

它们的关系就像若即若离的这两只猫,彼时龃龉,此时又融洽。只因利益的末梢有分杈,却立足于一个利益的源头---系统拥有者,即“机器人”,立足于你的喜怒哀乐。如若除去自发式系统,你就会失去方向吧,像白猫一样,独自在白茫茫大地上流浪。单独的分析式系统也无法支撑起残缺不全的我。

再说,极力消灭自发式系统的作用,也就是把灵魂核心放在你的对立面,那所谓的“你”又何处安放?

再再说,基因的利益和你的利益就那么势不两立么?何来的家国,何来的进化,谁又赐予你眼睛。因为基因,万物通向彼此,我们成为自己。

再再再说,在书的论述中,“我的利益”出乎其间,“机器人”的利益在于谁掌控它,与美国枉断西方民主比军事独裁政治更适用于中东诸国,中东人民的心声和主权却被弃置一旁一样的荒谬...

本来很信服的一本书,在一场梦后,变成满纸荒唐言。当我们谈叛乱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兴许这是本年度最蛊惑人心的meme了,没有之一。

小性感

赞同来自:

-------------全是个人感受和胡诌---------------

看完这本书的时候,正好《西部世界》第一季完结了,给我的感觉是:人类和寻找maze的人工智能并没有什么区别,我们以为自己有自主意识,恐怕并不见得。

人类的自由意识夹在基因和模因两座大山的夹缝中求生存,可供发挥的空间已经非常狭窄了。

忧心的事情是,我们像西部世界的AI人一样,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啥……

我觉得可以这样类比一下:
AI的源代码——人类的基因组合
AI的软件安装——人类的模因渗透

这本书中把人类大脑的思考行为分成两种:自发式和分析式

自发式可以理解为出厂功能设置,像是“分辨左右”“识别面目”“感受情绪”智商高低等,特点是快速、强制、容易遭到物理损坏。这些都很好理解,我们能迅速辨认出人脸,但不能控制自己辨认的结果,也无法感知辨认的过程,但是当大脑的某一部分遭受创伤,则会有一部分人失去这一功能。(有趣的是,这种人类“轻而易举”能做到的事情,对机器来说很复杂)。

分析式则是能感知到过程,可控制的真正意义上的“思考”,涉及算法、评估。分析式系统在有些时候可以做到覆盖自发式系统,比如说自发式系统对蟑螂产生了强烈的快速的强制的抵触,而分析式系统认为不能在求偶对象前丢脸,于是你能克服自发式,一脚毙命。

当然有些时候经过训练,分析式行为有可能转化为自发式行为,但是与此文无关,就不多说了。

看起来似乎没啥毛病,不过问题在于,自发式系统主要由基因控制;分析式系统主要由模因控制。
刨去上句中“主要”二字,人类仅存的自由不比霍金能动的身体部位更多了:决定接受哪些模因。然而你会决定接收哪些模因,也取决于你之前安装的模因对你思维的影响。

类比一下《西部世界》
基因控制我们自发式系统的方式,就像在《西部世界》里人类给AI设置即时反应机制
模因控制我们分析式系统的方式,就像在《西部世界》里人类设置AI的性格,或随时给TA插入一个全新的信息想法。

那还搞屁咧!自由意识吃屎!

jams

赞同来自:

本书一开场就引入了达尔文主义和生物进化论学说的真知洞见,“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类通过自然选择偶然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以此为前提,斯坦诺维奇纠正了两个对达尔文进化论的重量级谬误:
谬误1: 很有些开明的宗教信徒把达尔文进化论曲解为“人类是进化不可避免的巅峰之作”、“人类是群山之王,独占鳌头”等等。
谬误2:认为携带基因是为了繁衍生息,基因为人类服务。持此派观点的人大概会有“子女是生命的延续”这样的思想。
作者认为:
人类成为今天的态势只是一个偶然。
不是基因服务于人类,而是人类服务于基因,永垂不朽的是基因。

这是全书的基调和出发点。那么,机器人以及机器人叛乱又作何解释?
简单说,自然界的进化可以模拟为一个算法过程,而携带这种算法过程的就是基因。把基因注入一个空壳,这就是机器人。
而“机器人叛乱”大体就是指因为人类有区别于其他动物的独特觉醒意识,所以不甘于做基因的奴隶,他们变革了洞见和认知,从而超越复制子的有限利益,完成自主性目标。
以下书摘遵从“审视自我——上升理性——反思理性——再上升至价值观”这样的思考结构。
友情提示:读罢本书并不一定能让以上问题变得更明朗,也许还会带给你深深的不安。

安卿尘

赞同来自:

书很好,翻译很糟糕

毛毛熊

赞同来自:

挺啰嗦的,但是信息量超大。建议与自私的基因一起食用。



ps.kindle版很便宜。

烟酒嗓

赞同来自:

修正的修正是无休止的修正。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